】 【打 印】 
大公報:反對派政客縱暴自食其果
http://www.CRNTT.com   2019-10-18 11:11:50


  中評社香港10月18日電/大公報18日發表社評說,參選區議會的民陣召集人岑子傑前晚被多名黑衣蒙面人用鐵槌襲擊,浴血當場,這是兩個月內岑第二次遇襲。姑不論是否事涉苦肉計、私人恩怨抑或其他什麼因素,從兇徒打扮、使用兇器及行兇手法觀之,與最近時興的街頭“私了”歪風極為相似。這足以證明,在一個法治崩潰的社會裡,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,煽暴者本身也難逃被暴力吞噬的命運。
 
  社評說,反對派陣營乘機大作文章,製造悲情,催穀下月的區議會選情及為周日的遊行製造理據。反對派還召開記者會,嚴詞譴責襲擊者不文明、暴力,這恰恰暴露他們的虛偽。
 
  正所謂,針拮不到肉不知痛,最近大批無辜市民被黑衣暴徒“私了”,有街坊甚至因為說一句“我是中國人”就被打個半死。更不要說大批建制派議員的辦事處遭瘋狂破壞,連入土的先人都不得安寧。對於黑衣人種種暴行,反對派非但不譴責、不割席,反而百般辯護,助紂為虐。如今輪到自己人遭殃就大呼小叫起來,這不是雙重標準又是什麼!   

  來說是非者,正是是非人。一向以和平理性著稱的香港社會,似乎一夜間淪為暴力之城,與反對派縱暴脫不開幹系。“佔中三醜”之一的戴耀廷日前撰文討論“政治潔癖”,論證黑衣暴徒“私了”的正當性、必要性,勸喻社會“容忍暴力”,歪理連篇。不料該文出街第二天就發生岑子傑遇襲事件,不排除有人受到此文誤導而行兇。事實上,戴耀廷是煽暴慣犯,“佔中”之亂就是他主張“違法達義”結下的惡果,他也因此獲刑十六個月。保釋上訴期間,戴又涉嫌教唆犯罪並造成惡劣影響,該當何罪?
 
  同樣對暴力泛濫負有不可推卸責任的還有公民黨大狀梁家傑。今年六月梁在港大一個論壇中公開揚言“暴力有時是解決問題的手段”,接著香港的“和理非”示威就變質,出現圍攻警察總部及暴力攻占立法會事件,從此暴亂一發不可收拾,愈演愈烈,不知伊於胡底。說梁家傑就是“暴力之父”,一點不冤枉。 梁家傑及戴耀廷均為法律界人士,不是維護法治,反而帶頭鼓吹違法暴力,並詆毀警方,實在諷刺。事實上,整個大律師公會對暴力泛濫都是採取選擇性失明的立場,只一味譴責警方“濫暴”,看不見黑衣人窮兇極惡、打砸搶燒。最近大律師公會發生內訌,有人憤然出走並公開撰文批評大律師公會縱容暴力,“藍血貴族”的集體墮落彰彰明甚。
 
  社評說,沒有人是孤島,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,喪鐘為你我而鳴。當法律不被敬畏,警權遭到削弱,文明遠離而去,香港就會淪為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,這就是岑子傑案及其他所有“私了案”帶出來的明確訊息。反對派為了自身及家人安全也應該與暴力切割,支持特區政府採取包括“禁蒙面法”在內的一切法律手段止暴制亂,恢復秩序。香港只有盡快回歸法治的軌道,才能重新出發。

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】 【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  
八仙论坛精选高手